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北省刘亚全的博客

为自己找个能把心放平静的地方

 
 
 

日志

 
 
关于我

单位:农民 简介:刘亚全,男,河北省任丘市人,河北省沧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有习作见于多种报刊杂志及网络,多次获诗赛征文的等级、佳作、优秀等奖项,等等. 通联:062550 河北省任丘市七间房乡西大务四村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歌】回路(19首)  

2012-02-17 22:29:21|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路》

一声咳嗽,不再期望明天
生活是第一路,最后都要深沉

树叶落下的灯火中,远方充满格调
来往的影子,召唤颠簸的帆

如果你曾在礁石上等待
光芒已无呻吟的吼声

那些海蓝,那些灯指引
你的咳嗽不是吆唱

回路,回路
一盏灯火里的生活


《无奈的思恋》

春天在火速蔓延
一个人在田野中等待

没有鸽哨装饰
那些花会开的季节来了

车痕只记住我的心呀
喊声从家门口到桥上很远

白色转变一个太阳
你就在倒影的水中


《时间在我们头上》

树叶的痕迹烧掉
哪里遇到更深的春天

无影灯在寒风中
你还寻找花开烂漫

从泥土得知鸟声回旋
树梢写一段青丝

无痕。你的时光
和季节一样隐姓埋名

《春天,起风了》

风吹着,田野在这时
忘记了静静地等待和企望

车从家路过,风从家吹了
屋檐下的印象,摇晃不定

还有已经上锁的门
留着缝隙任风穿过

我不知道燕子哪一天来
因为房子空空的


《家》

灯火在哪个地图
可以照亮一个家的名字

仔细寻找
冰化了

《解 惑》

闭上眼,岁月
释放着心的光芒

用心走进春天
眼里满是大片绿色


《坟》

埋下一个呼喊
不管是不是春天
都从心底发芽生长

它越茁壮
顶得心越疼

 

    《你喊》

 

枝桠上的寒冷,无助的火焰崩裂
在灯光里,你喊,你喊----
怎样个喘息深揪着你

别来无恙的时节,问候着每天的轨迹
从那片庄严森林折射到了你的下午
一切野兽和鸟园升腾
远端,哨子响动

响动家与桥的距离
喊声震彻流水,还有水里的倒影
直到太阳偏西
你喊,你喊------
一个哨子响动

这是深夜的不眠的回音
辗转几十个日夜
厚积着田野和风的孤独
一步步淹没村野印迹
只你喊,你喊-----

《等待》

等待,在黄昏里
拉长影子
如把树木的枝梢倾泻干净

等待风景,等待沉郁的另一端
你听,声响漂河而去
激荡着皱纹

这黄昏在屋檐下悬挂太久
晃荡着暮光与等待
折变了你听见的味道

是叶子落,似火烧掉窗畔的耳语
悄没声等待,油灯下等待
一夜白了满头的发丝


《雪 夜》


飞落的雪花,是火的
烧掉落叶和名字

路灯打破静
傍着雪花越过路上的呼声

此刻空啊
茫茫远方的远方茫茫

《为一个呼喊》


为一个呼喊,放弃了黑夜
在桥头,在路边,在荒凉田野
折断所有视线里的风景

而后把呼喊埋进黄土
埋进心底,在以后的日子
寂寞中,一个人时候
黯然地叹息那呼喊

不想被别人看见
当太阳再次升腾,红润,带着热量
和村子一起印在空气里
连那棵枣树上
也不留一点悬挂

时间,其实是块冰
凝固了一瞬间的界面
把呼喊与麦子同种进地里
呼喊凝固,而麦子会融化
流动着绿色的梦

一场雪漫天飞舞
之后,捧起裂开的呼喊
在手心
只剩下滴颤抖的水


《静》


小河很静
夜很静
村子深处很静
从家到桥头
很静----

一个人默默走
不带上风
也不与水里影子同行
这一切很静
如果静可以燃烧
那么灰烬
就从喉咙跳动
直到只在心中

《我不在风中》

我不在风中,梦是远方的
那扇窗畔闪动着无数的渴望
在这未经地方

树叶呀,摇动着落
没有我呼唤的回声依托
一匹红马飞驰
所迁徙的村庄愣了半截

一会带你陪我照亮影子
以后随风漂泊
看离我远去的风呀
直流尽所有门的缝隙

再也转不回光景
草舍回答唯一的是你
飘逸流言,和羊群漫不经心
那片麦子停下了呼吸

我不在风中,梦是远方的
无法推开窗子了
因为冬天,外面很凉



《幻梦之家》


一棵树,是云
枝桠与四野旋动
那些回声深邃
黑夜伸出紫叶的手臂
摸到根,还有水的影子

落叶,再也回不到从前
因为风是远方
云头儿竖起一面幌子
这夜从此寂静

另一端的收押
几声狗叫坠入村头村尾
没有谁还记忆
点亮油灯照见树挺立

野外离得远
遇不到为我祈祷的光
当穿梭树叶和枝桠之间
那声声颤抖
正敲开一扇柴门

轻轻推开----
这是家

《家》

没有舵手的船
航行在海上很久也很远

一杆白帆挡不住一个画面
一个老人抽着一口旱烟
一张网捞不起一轮明月
一声呼喊穿越了起伏的海浪间

也许家在左边
因为那里
母亲把我的乳名轻声地呼唤
也许家在右边
因为那里
父亲给我掏来苇地里的鸟蛋

风吹的天凉了
没有舵手的船在悄无声走着
只有浪拍船头的疼
在今夜更知道水也凉着
可家的味道在风里
是咸咸的


《安歇,一阵风》

安歇,一阵风
在原地,空间的灰烬
旋转起无数光

安歇,一阵风
在草尖,经典的声响
推开了柴门

安歇,一阵风
在枣树上,你清脆鸣唱
交织光与生涯

踪迹杳无音信
那原地跨上了红马
扬鞭而去

听听味道稀薄
那草尖驾着没有舵手的船
逆流而上

只等着这枣树的果实
你青涩羞怯
而岁月在成熟里干瘪

安歇,一阵风
你在做天地的王者

《转 眼》

转眼,一场雾遮掩远方
是我望不到的草原
还有家的味道
这些叶子任意地飘落
转眼,我还在这个地方

儿子用尺子量了一下文具盒
说十五厘米,而我知道那盒里
是一片汪洋!转眼,那不属于我了
只在一场雾中,或远或近
还有秋的声响

赞美一切时光美好
我的儿子,一天天长高
漂泊的足迹关在树上
慌了叶子,惊了鸟唱
也在阳光下,草原也只是比喻的城墙

转眼间,一只鞋子失掉方向
一只蟋蟀死在角落旁
一个太阳顶替一个太阳
三十年是一辈子
六十年是一辈子
家是火的热,名字刻在纸上

解酒,一片呼喊的黑色
不带儿子那刚刚开始的梦
家是什么地方
在草海里,在鸟声中
只有我知道

转眼,黑夜使之黑夜
秋天已知深秋,那些树明白
自然地因循着规律
而此刻我望着星空
那一闪一闪的,是儿子的梦

《喊 声》


枝上不萌芽,月牙下生的喊声
怎把我掩盖的如此沉重

随烟烧掉一捧麦子
那远方,还是那远方的云
绕山去了,我的喊声
不在枝上栖息
和月下分外的光闪动

这些日子,如幻境
流水倒流也映不出我呼喊的生
气虚折断风,脚印只是背影
灯火圆上了夜的永恒
我呼喊,从家到桥头
只还是河水默默地流淌

枝上不萌芽,月牙下生的喊声
那些麦子已经绿,那些云已经很轻
口袋里的粮食不再给些沉重
而我腰间盘突出成了顽症
我呼喊,从家到桥头
仅有一个人在听---------


《你的花园》

来到属于你的花园
你不想化为一阵即逝的微风
看着百花齐放
目不转睛,喜笑眉梢
只转身窃笑
回头再赏,你的花园升上了空中

走进你的花园
你做了一颗小草
仰视着爱慕已久的姹紫嫣红
目不转睛,喜笑眉梢
低头羞怯的笑
再挑眼窥,你的花园荒芜沙漠中

远远的,你眺望
你的花园生机勃勃
到处飘香四溢,欢乐无穷
目不转睛,喜笑眉梢
放手搭凉棚举目放声豪笑
你的花园在锦绣升腾


刘亚全   062550河北省任丘市七间房乡西大务四村

刘亚全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